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李笑来神话级传奇的背后

2018-04-12

在一组流传甚广的“币圈大佬扑克牌”漫画中,李笑来紧随在比特币创始人中本聪和以太坊创始人V神之后,堪称币圈世界里众人顶礼膜拜的神话级人物。

640 (7).jpg

其传奇般的个人经历完美契合了人们对于出人头地的想象,一无所有、白手起家的草根,凭借极强大的群众号召力初登名利场,又凭借独到的眼光实现了财富自由。

同这世上绝大多数名人所遭遇的一样,李笑来亦身处“掌声与骂名”齐飞的境遇中,信仰李笑来的人记下他每一次的公开发言,追寻他的最新行踪,将他的一言一行奉为人生行动准则;

另一部分人则称其为专收智商税的诈骗犯,一个通过“培育韭菜和割韭菜”来实现自身财富自由的人。

4月9日下午,久未露面的李笑来出席中国杭州区块链产业园启动仪式,正式成为百亿投资基金的看门人之一。更让外界意外的是,浙江省长莅临现场,往前推10年,恐怕李笑来自己也没想过会有这一天吧。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前一天凌晨,泛城资本董事长、区块链投资人陈伟星连发两条朋友圈,怒怼“一些币圈大佬割韭菜手段太恶心”,他更放言,“所谓币圈大佬,请早点擦干净屁股,哪天资产全部上链,你根本不可隐藏。 ”

外界普遍认为,陈伟星矛头所指的“币圈大佬”就是李笑来。

币圈老江湖:他的失败与骂名

币圈一天,人间一年。

从2011年第一次听说比特币这个词,李笑来已经在币圈世界里摸爬滚打了整整七年。

故事的开端已被重述了千万遍,一个年近不惑的中年男人留意到推特上的一条新闻,新闻里说虚拟币价格超过一美元。这引起了他的好奇,是什么东西能与世界上的硬通货比肩呢?

在那个连维基百科都没有收录虚拟币信息的时代,李笑来以极大的热情潜水在各种讨论虚拟币的论坛里。

据他本人回忆:“等我从美股账户把钱倒出来开始买,涨到3美元。买完,10美元。买2100个币,花了差不多1.31万美元,买入均价在6美元。几周后,比特币涨到24美元,我转念一想,就想了个特牛的主意,已经赚了4倍了,拿出一半来,挖矿去。”

当然,挖矿并没有给他带来预想中的收益,市场变化风云莫测,而挖矿所必然需要消耗的电力、人工等成本已超过了比特币当时的价格。

最后,机器设备以不到五分之一的价格卖出,“挖矿”也不了了之。

事实上,这仅仅是李笑来一系列很有些仓促的币圈投资的开端,据不完全考证,李笑来随后又至少或投资或站台了烤猫、杨曜睿、赵东三个人的“矿机”事业。

备受李笑来看好的"烤猫”于2012年8月在 Bitcoin Forum(比特币官方论坛)上公开IPO,成立ASICMINER,总共发行40万股。

李笑来在演讲里夸烤猫:“烤猫的股票是目前比特币世界里最值得投资的唯一股票,道理特别特别简单,其它一切芯片生产商和管理者都没有烤猫的脑瓜儿,人家有详细的精算模型,这是数学的问题。”

再加上他的那句“烤猫股票7个币以下随便买”,接盘烤猫股票的投机者前赴后继。但币圈普遍传言,李笑来自己在高位把烤猫的股票都抛了。

事实证明,烤猫矿机的确曾荣极一时,但最终还是没成大气候,2015年,天才少年烤猫离奇失踪,至今仍是币圈的一大悬案。

当然,这是另一段故事了。

2013年6月,顶着“人人网创始人之一”头衔的杨曜睿在接受腾讯科技采访时说自己被李笑来投了,于是上千万的矿机订单就源源不断地来了。

6月底,李笑来还和杨曜睿一起参加了品玩比特币沙龙的圆桌讨论,许多人觉得这是李笑来默认了投资杨曜睿的事实。

但是到9月,杨曜睿还是没能按照他所承诺的如期交货,愤怒的买家们跑到李笑来微博下面骂街,李笑来选择和杨曜睿撇清关系,“请杨先生慎重处理当前的各种非议。大家都在图利,但最好名正言顺。在此声明:我并未投资 Asicme……杨先生并不是坏人,只是不知深浅。”

类似这种“随时告别”的操作,在李笑来日后的投资生涯中数次上演。一旦情势发展不尽如人意,三言两语切割关系,拍拍屁股走人似乎已是某种既定的套路。

但谁来为那些因为相信他而资产受损的散户们买单呢?

640 (8).jpg

时间来到2014年,彼时的赵东由于错误判断了市场形势,盲目下注背负了上亿外债。形势逼人,曾经很看不上卖矿机生意的赵东也不得不放下身段四面圈钱。

2月14日情人节当天,赵东置顶了一条预售矿机的微博。广告中称,若4月20日不能发货,将全额退款。

与赵东早有渊源的李笑来第一时间帮赵东站台,他甚至说,如果早知道赵东要做矿机,去年就没有杨曜睿什么事了。

币圈极有分量两个人齐齐出手,订单像雪花般纷至沓来,并在极短时间内吸引了上亿元的预付款。

你猜猜结局是什么?是的,并没有什么矿机出来,当时的预购者也在随后收到了退款。

这件事至今仍备受争议,有了解内情的人说,预售矿机从一开始就是个局,串通李笑来站台、联合媒体曝光,把矿机项目迅速推出市场,但收到的上亿元预付款却没有一分钱流入矿机市场,而被赵东用来在交易市场做行情,赚取了数千万的利润。

这件陈年的无头公案到底内情为何,至今已经无从核实,或许只有赵东和李笑来那个圈子里的少数人清楚是怎么回事罢了。

回过头看,2014年是个承上启下的好年头,数字货币交易被越来越多的人所了解和接受,一大批小韭菜被培育出来并得以茁壮成长。

这一年里,除了在年初给赵东站台,李笑来还投资了比特沙和币付宝,并且都挂上了联合创始人的名字,夸比特沙是“比特币世界里唯一一个真正意义的银行”,希望通过币付宝“让更多人参与到比特币世界里来”。

从公开的资料来看,李笑来对这两个项目还是很上心的,他曾经讲:“比特沙分分秒秒经过多年积累起来的商誉才是真正的价值。这几年来我就没用储户的钱直接投资过,偶尔的投资都是我自己先垫款,成功了之后再让比特沙还我钱,失败了就当我自己赔了。”

然而,付出过如此多心血的项目也还是没能避免停运的命运。原因无他,ICO时代到来了,像李笑来这种振臂一呼就有无数信徒响应的KOL简直就是为这一时代而生的天选之子。有了更赚钱的途径,自然不值得再为不那么赚钱的古早时期项目耗费什么精力。

仅2017年以来,李笑来本人参与的ICO项目,比较知名的就有公信宝,量子链,菩提,EOS,ico.info,big.one,press.one,Oraclechain等等。

根据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发布的报告,截止到2017年7月,整个ICO项目融资折合成人民币大约有26亿元左右——根据李笑来参与的情况,这26亿元中至少有1/3以上都被李笑来及其相关人员获得。

640 (9).jpg

而给他带来巨大利益的ICO产业链条,也给李笑来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质疑声音。

以EOS为例,EOS 在ICO 过程中,每天发放的代币数量是固定的,如果当天参与众筹的人越多,每个人分到的代币就会被稀释地越厉害,代币的价格就会越来越高。而且它的ICO是不设上限的,每年通胀5%,一般的 ICO 都会有一个众筹上限目标额。

众所周知,EOS 自诞生之初就以“区块链3.0”作为自身的定位,取以太坊而代之是其最重要的目标。

但目前 EOS 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应用,是李笑来自己的项目 Press one。

李笑来说他要靠 Pressone“重建整个互联网”。值得注意的是,彼时连白皮书都没有的Pressone在ICO过程中,不到三天就达成了2亿美元的众筹目标,这当然同李笑来巨大的市场号召力密不可分。

同时, Pressone 最先公布接受的代币是EOS,这拉动了人们购买 EOS币的需求,也使后者得以增值。

现在距离Pressone的代币PRS上线交易还有三个月的时间,没人能预料到未来会发生什么。会否发生外界所担忧的情况呢?即Pressone团队用当初收回来的 BTC 和 EOS 拉拉盘子,等更多投机者或者对风险理解不深刻的散户到位,再找机会高位套现,离场,留下满地狼藉…

以后,团队还可以继续开发第三个新币种,允许用 EOS 和 PRS 认购。培育-收割-再培育-再收割,如此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未来半年,李笑来有机会用行动为自己辩白或者再次选择利字当头…

曾经的李笑来去哪了?

做培训出身的李笑来讲过许多闪烁着智慧光芒的名言警句:

“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才是世界上最长的距离”

“在没有规矩的世界里尽量按道理做事,这是我的选择。”

“只要你恪守一个最重要的简单原则,就可以避免大多数人遇到的大多数麻烦。”

仅仅是只言片语,一个当代社会的KOL形象已经跃然纸上。

江湖上也颇流传着一些有关他的小故事,最广为人知的当属“一顿饭点8条鲈鱼”,说是有朋友和他在一个饭局上初次见面,当时饭桌上有四个人,李笑来点了8份豆干,4盘回锅肉。

李兄的逻辑实在是异于旁人,他的思考方式是,既然这个好吃,为什么不多点几份?据说后来李笑来又请8个人在“美炉村”吃饭,直接点了8条纸包鲈鱼,每人一条,其他什么菜都没点。

确实有点意思…

而早年间李笑来曾经写过一本很畅销的《把时间当朋友》,难得的是,出版一段时间之后,他便把排版好的电子书直接公布在网上。这种乐于分享的气度,想必大多数人都难以企及。

640 (10).jpg

这也是李笑来早期能够在公共领域发挥巨大影响力,且有人崇拜追随的重要原因。他有一套独特的思维逻辑,并且愿意分享出来,带更多的人去看看不一样的世界。

那个被请吃鲈鱼的朋友称他是“天真的理想主义者”,其实是有点道理的。

可为何曾经的理想主义者如今成了人们口中的骗子?也许,人性的复杂优美之处就在于,你很难见到绝对的正与邪,善与恶,灰色地带从来都是存在且合理的。理想主义的另一面必然是要面对现实的诸多压力。

李笑来当然是个聪明人,这么多年投身币圈的人来来往往,只有一小部分人因为比特币通向了财富自由。

以结果来看,这世界上最难的两件事,“把自己的思想灌输到别人脑袋里和把别人口袋里的钱装进自己的兜里”,他都做到了。

所以,群众追随他并不是因为他在道德上的洁白无瑕,而是因为他是现实世界的强者,“跟着他有肉吃”是信徒们的集体无意识。

他一样有人性的贪婪与弱点,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样一个聪明且得到许多信任的人在机缘巧合下开启了同金钱打交道的大门。

诸多读着他《通向财富自由之路》闻风而来的读者成了李老师通向财富自由之路的垫脚石,成了炒币时代里被割得惨烈的小韭菜。

李老师一边一脸无辜地在公开场合反复说,“投资有风险,投资需谨慎”,一边提出一个个看起来极有前景,很可能让你能够弯道超车的项目诱惑你入场。

李老师说,怪我喽!

归根结底,所有的投资本质上都是老韭菜割新韭菜的活动,股市如此,数字货币市场亦如此。人人都可能暴富,人人也都有可能被收割。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你怎么能相信有个人无私地带领大家走在发财致富的道路上呢?

所谓闷声发大财,人狠话不多,获胜者大多埋头奋力博弈,偶有慷慨发声者,很可能是需要忽悠你买进、卖出、进场、退场,不盲目相信任何人,这是制胜的前提。

拥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在任何时代任何情况下都尤为重要,这是比痛骂李笑来更有价值的事,况且,谁能真的说他的话全然不可信呢?

Tags:李笑来   人物
Copyright © 区块链前沿